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秘密的森林 > 19、今生是第一次(上)
  黃昏已至,浪濤輕拍在堤岸上的聲音伴隨江邊的風吹拂而來,坐在暫時還沒幾個客人的布帳馬車里,林允兒的雙眸睜得很圓,仿佛呆滯一般和男人定定對視。

  不過,片刻后她就像是猛地回過神來,用感慨的語氣低聲說:“為什么你說玩笑話的時候,可以用上這么真摯的表情?”

  “被發現了嗎?”林深時笑容不改,往側傾的身體收了回去,整個人卻依然坐在林允兒的身邊,似乎不再打算離開。

  “怎么可能不發現?不是開玩笑的話,難不成你還是認真的?”林允兒面不改色地回過頭去繼續夾菜吃,“而且,現在我們在哪里?我要是答應你,我大概也瘋了。”

  “所以說,拒絕了嗎?”

  “嗯,拒絕。”

  扶了扶墨鏡的林允兒一邊吃就一邊轉過來對林深時用雙手比劃了個叉的手勢,儼然是一副抗拒的態度。

  林深時側頭看她,想了想就問:“那如果我不是開玩笑呢?”

  “差不多就行了。如果不想再把頭給我摸的話。”說話間,林允兒也是失笑了下,不知是想起了兩個人前不久的互動,還是真對男人的舉動感到無奈。

  “又生氣了嗎?”林深時凝視了她的側臉一會兒后問。

  “沒有。還有,別加上‘又’,搞得好像我很小心眼一樣。”林允兒沒有去理會男人的視線,自顧自吃東西。

  然而林深時好像是看出了什么,他沉默片刻就忽然說:“其實……如果能近一點的話,我現在大概也能認出你來了。”

  “什么意思?”

  “我不是跟你說過,我辨認別人的時候,往往都是依據自己記住的那些特征嗎?但是特征也有類別,有粗略的特征,類似于身高、體型,還有細致的特征,比如說胎記、一些特殊的行為舉止等。我能記住誰的特征越多,我就越有可能認出那個人來。”

  這下子,林允兒總算再次放下了筷子,轉過頭來眨眼問:“也就是說,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你已經記住我的一些特征了嗎?”

  “嗯。”

  “那說說看吧,都是什么樣的特征?個子?要么是脖子?”林允兒看上去很是興致勃勃。

  “不是,不是身體的其他部位,因為出現情況重疊的可能性太大了。”林深時搖搖頭。

  “不是其他部位的話,”林允兒不解地問,“那你記住了什么?”

  “你的臉,還有你整個人的一點特征。”林深時思索地給出了一個有些出人意料的回答來。

  林允兒仔細瞅了他兩眼,神情略顯古怪。

  她不是在質疑林深時的話,她只是感覺詫異而已。

  “我的臉……你要怎么記住?不是說完全認不出人的臉嗎?”

  “五官、臉型等等常人辨識的點,我確實分不清楚。”林深時點點頭。

  “那你要怎么記住我的臉?”林允兒愈發奇怪。

  “普通人用來識別的特征我記不住,但是在普通人識別的那些特征之外,全都是我能記住你的地方。”

  林允兒忍不住愣了愣。

  林深時側過頭來,迎上了她微怔的目光,聲音很輕地說:

  “其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的臉就留給我一個深刻的印象,你的下頜線很好看。因為過往很少會見到和你相似的人,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記住了這一點。”

  “后來我們一起在私廚那里吃飯的那一次,那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觀察你的臉,說出來不太好意思,但那時候,實際上我全程都在暗暗觀察著你。因為成為了朋友,我不想讓親近的人難過,所以我希望在我某一次認錯你之前,我就能記住你。”

  “結果,收獲還不少。”

  “你的左邊臉有顆痣,脖子的右側也有,在脖子后面可能還有一顆,我幫你綁頭發的時候偶然瞥見了一眼,但沒看仔細。”

  “如果說普通人看待別人的臉是一張張有各自風格的圖畫,那我看別人的時候,眼睛里面看到的東西大概都是一片空白的紙張。”

  “像是痣、胎記這類的東西,是我能在那張白紙上看到的最顯眼的東西。”

  “嗯……還有,你笑起來的時候,笑容特別,爽朗。這也是我不常在別人那里見到的情況。”

  說到這里時,林深時明顯看到身邊的女孩在抿緊下唇的同時微瞪了自己一眼,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見到他的笑容后,林允兒哭笑不得,張張嘴想埋怨他兩句,那話到嘴邊又不知為何,化成了一股完全說不清楚的情緒,回落到肚子里,不斷沖擊著她的內心。

  她從未想到過,原來在他和她在現實里幾次短暫的相處中,林深時的目光從未有一刻從她身上移開。

  從最開始因為工作的緣故而鬼使神差地碰面起,這個男人就開始留意她了。

  “還有嗎?其他你記住我的事情?”她終于開口問了句,語氣連自身都未察覺到地柔軟下來。

  “我們正式認識的那天晚上,我發現你在揮手的時候,手掌好像總是會習慣性向外翻?可能是手太過纖瘦的原因?”

  林允兒暗自鼓了鼓腮幫子,旋即好氣又好笑地瞪住男人問:“你就沒記住什么優點嗎?”

  “優點?當然有了。”

  “什么?”林允兒立馬來了精神。

  “每次你在說完自己觀點的時候,往往就會用一種十分真誠的眼神注視著對方,讓人……很難拒絕你的請求,讓人忍不住感覺你的眼睛真的非常、非常漂亮。”

  在林允兒再一次怔然的表情中,林深時情不自禁地抬起手來,手指觸碰在她的墨鏡上,像在間接觸摸她的眼睛。

  “對我來說,你知道那是多么新奇的狀況嗎?”

  “我明明沒辦法分出每個人的眼睛是什么樣子,所有人的眼睛在我看來都差不多,可是我卻感覺你的眼睛格外的美麗。”

  “心理作用嗎?還是說,我真的喜歡……”

  話到一半之際,戛然而止。

  林深時后知后覺地收回了手,他和抬抬臉看向自己的林允兒對視,哪怕有墨鏡的阻擋,他似乎都能直接看見她的雙眸正在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自己。

  那清澈的眸子里蘊含了只有本人才清楚的心情。

  彼此間突然陷入了沉默中,兩個人對視一會兒后就各自轉回身去。

  林允兒拿起筷子又放下,她微低著頭問:“所以……以后,只有你近一點看到我,你就一定能認出我嗎?”

  “這世上很難說出一定這句話,不過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林深時稍稍看向她,眼神有點復雜,內里卻藏有溫柔,“我不是說過嗎?我想要認出你,我想要記住你的臉。”

  “為什么你想要認出我?為什么明明你身邊也有其他親近的人,你就對我這么特別呢?”

  林允兒毫無征兆地問。

  她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鄭重其事般扭頭看向了林深時,墨鏡后的雙眸無比認真地注視他,說:“你今天,有沒有別的話要對我說?”

  秘密的森林

  秘密的森林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