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我來自三界外 > 第987章 參加比賽
  當天下午,陳鋒和林語嫣一塊到了幼兒園,準備接小諾諾回來。

  因為家里的房子要重新修葺,所以打算明天去港島玩,但按照規定,還要幫小諾諾請個假。

  就算現在,幼兒園是自己家的了,也要按照規矩辦事,不能驕縱跋扈。

  當兩人來到幼兒園的時候,外面已經站滿了家長,絕大多數都開著豪車,昭示著自己與眾不同的身份。

  放學的鈴聲響起,大約十幾分鐘后,幼兒園的孩子背著小書包,在老師的帶領下,從幼兒園里走了出來。

  看到小諾諾,林語嫣揮著手,準備把女兒迎過來。

  但這個時候,卻看見小諾諾的老師安妮,朝著陳鋒和林語嫣揮著手。

  “你們是小諾諾的家長吧,快進來,正好有事要和你們說呢。”

  兩人稍顯意外,一般被老師找到頭上,都不是什么好事。

  林語嫣緊張的要死,這還是第一次被老師找家長呢。

  “你那么緊張干什么。”陳鋒哭笑不得的說道:“這是自己家的幼兒園。”

  “我知道這是自己家的,但頭一次經歷這種事,我有點緊張。”

  “而且諾諾那孩子,天生就異于常人,這要是把其他的小朋友給打壞了,就沒辦法向人家交代了。”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如果真的把其他小朋友打壞了,那就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了。

  “行了,你就不要緊張兮兮的了,過去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林語嫣點點頭,“一會還得去海宴樓聚會呢,可別耽誤了事。”

  當陳鋒和林語嫣走過去的時候,發現被叫到名字的家長,不僅自己一個。

  還有一個叫于國慶的人。

  這個人陳鋒還有點印象,因為從前來接小諾諾放學的時候,遇見過他好幾次。

  他兒子的名字叫于大寶,和小諾諾的關系非常好。

  據小諾諾回家自己說,那個叫于大寶的孩子,是個玩沙子的高手,所以就和她成為了朋友。

  每次休息的時候,兩個人都會約著去玩沙子,友誼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看見陳鋒夫婦走過來,于國慶笑著打聲招呼,“這位是嫂子吧,還是頭一次見呢。”

  于國慶的身材不高,還有點胖,挺著大肚腩,典型的暴發戶形象。

  但為人確實更豪爽,和陳鋒也合得來,十分對脾氣。

  林語嫣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你好。”

  “嫂子好,嫂子好。”于國慶笑著打招呼,然后一塊朝著,自己家的孩子走了過去。

  “安妮老師,是不是諾諾這孩子,在幼兒園不聽話了?有什么事您跟我們直說就行。”林語嫣緊張兮兮的問道。

  “那到不是,您別太緊張。”安妮說道:

  “過幾天在港島,有一場繪畫大賽,全國的小朋友都會參加,我們幼兒園得到了兩個名額,我們幾個老師決定了一下,打算讓小諾諾和大寶過去參加比賽,所以我想問問你們的意見,能不能陪孩子一塊過去。”

  聽到這話,林語嫣的心算是落地了。

  “這事還挺巧的,我們這幾天正有去港島旅游的打算,還打算跟安妮老師請個假呢。”

  “那正好了,但我覺得不要耽誤太長時間,雖然幼兒園的課程不那么緊張,但耽誤時間長了也不好。”

  “好我知道了。”

  “爸,你過幾天有沒有時間?我也想去參加比賽,你陪我一塊去吧。”于大寶說道

  “這個好像不行,這幾天正是忙的時候,我讓你媽帶你去吧。”

  “讓哪個媽媽帶我去?”于大寶問道:

  “是那個又高又瘦的媽媽么?”

  于國慶神色尷尬,“你這熊孩子說什么話呢,那是我秘書。”

  聽他這話,林語嫣忍俊不禁,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難帶了。

  “但是那天,我聽到她喊你老公了。”于大寶翻著白眼說道。

  “得得得,你快別說了,我帶你去還不行么。”

  這里是公共場合,為了防止自己的兒子胡說八道,于國慶無奈的答應下來,然后看著陳鋒說道:

  “鋒哥,嫂子,你們打算什么時候出發?要不咱們一塊走?”

  “打算明天就走。”

  “呀,那這事就不好辦了,我最早也得后天出發。”于國慶有些遺憾的說道:

  “那咱們就得分頭行事吧,到時候在港島集合。”

  陳鋒點點頭,“到時候電話聯系吧。”

  “那就這么定了。”

  就在倆人商量,什么時候去港島的時候,忽然聽到旁邊有人說話。

  “安妮老師,你什么意思,我兒子從兩歲的時候就開始學畫畫,現在都已經四歲了,為什么這次的繪畫比賽,你不讓我的兒子去。”

  這種級別的繪畫比賽,并不見得有多么重要的意義,也不見得會有多高的水平。

  但對于三四歲的孩子來講,能夠參加這樣的比賽,能夠很好的培養他們的自信心,這對孩子未來的發展,將有著無窮的益處,所以每一個家長,都想帶著自己的孩子參與一下。

  說話的男人身材高大,很像于國慶的放大版,差不多能把他裝下。

  看到說話的人,陳鋒還有那么一丁點印象。

  他的名字叫宋斌,他的兒子和諾諾在一個班,至于其他的,陳鋒就不太清楚了。

  “爸爸,媽媽,我也想去參加繪畫比賽,能不能讓我也去參加。”宋斌的兒子,宋書航說道。

  “沒事,兒子你放心,爸爸肯定能讓你去參加繪畫比賽。”

  說完,宋斌看著安妮,還故意晃了晃手上的賓利車鑰匙。

  “安妮老師,我家里的情況你應該也清楚,我兒子的繪畫水平,那不是吹的,你沒理由不派他去吧。”

  “宋先生,在這之前,園里舉行了一場內部的繪畫大賽,經過我們園里老師的評判,陳諾和于大寶畫的最好,所以才派他們兩個去的,而你的孩子,僅僅排在了第五名,所以有點可惜,不能讓他去了,希望你能理解。”

  安妮很客氣的說道。

  “你說什么?以我兒子的水平只排在第五?”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