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最強仙尊 > 第1380章 身受重傷
  黑山老祖渾身綻放無比濃郁的地煞之力,對于陳默他沒有任何留手的意思,一招之約,輸贏對黑山老祖和陳默都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陳默同樣沒有任何留手。

  但凡有機會,陳默都會給黑山老祖致命一擊。

  否則,后患無窮。

  看著黑山老祖,陳默渾身的靈力涌動而出,毫無保留的全力運動,黑發瞬間亂舞,整個人都有如淵如海的氣勢。

  陳默和黑山老祖都是如今修真界的頂尖強者,一舉一動都影響修真界的局面的走向,強強對決,讓楊鼎天和衛穆的一顆心都懸起來。

  他們的戰斗,到底誰才是贏家!

  “殺。”

  黑山老祖怒吼,聲音咆哮如雷,直落九天,身影在原地化作萬千身影,使得陳默分不清虛實,眼花繚亂,就在陳默快要釋放意念的時候,黑山老祖忽然手持一把黑色大刀殺向陳默,大刀厚重如岳,攜有百萬噸巨力,猶如盤古開天地一般,刀刃所到之處,落下塵塵暮暮的幽光,詭異莫測的刀光縱橫捭闔,寒光逼人,讓陳默的神色都為之凝重。

  霸道的攻勢,無懈可擊。

  陳默的眸子一沉,連心間都劃過冷靜如水的跡象,他手持一把無塵心月劍,面對黑山老祖的大刀,竟顯得有些弱不禁風。

  但是……!

  陳默的眼底有如臨深淵的睿智,無塵心月劍已經陳默心意相通,手中無劍勝有劍,所以,陳默直接意念催動無塵心月劍。

  咻!

  劍光飄飄,能冰封一切一般,破開重重幽光,有直達千里之外都能殺敵的劍勢,然而這在黑山老祖看來,簡直不堪一擊。

  “陳默,你沒招了嗎?”

  黑山老祖手持大刀,目光俯瞰陳默,冷聲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再加上你的招式已經被我悉破,所以你必敗無疑,今天我會用實力告訴你,什么才是地煞之力。”

  冥魂斬!

  黑山老祖再次大喝道:“給我死來。”

  頓時,大刀破開節節空間,爆發幽光,氣浪狂暴,如同天女散花一樣灑落陳默身上,可怕的氣勢直接讓陳默都感受到吃力,身體傲然而立,陳默手掌一拍,化作一擊掌刀劈向黑山老祖。

  如此一幕,令楊鼎天和衛穆的苦澀不已。

  他們看得出來,陳默已經沒有多余的招式,對付黑山老祖只能赤手空拳,連無塵心月劍都對付不了黑山老祖。

  這樣一來,陳默還是黑山老祖的對手嗎?

  “掌刀,你黔驢技窮了,我看你如何死。”黑山老祖的腳步移動,后背牽出一道身影,幽光升騰,如同魔神駕臨一般,只見黑山老祖的大刀驟然而下,位置恰好是陳默的腦袋。

  轟!一股驚人的氣勢席卷開來,爆發出可怕無比的威壓。

  陳默抬起頭顱,深知黑山老祖的厲害,本想離開,但是他發覺身體都被定格住,難以行動,與此同時,大刀已然接近陳默的腦袋,要是抵擋不住,陳默的身體會一分兩半。

  “破。”

  危急關頭,陳默咬破舌頭,分離出精血,精血瞬間落入喉嚨,化作一股磅礴的能量游轉四肢百骸,五臟六腑。

  下一秒,陳默一拳轟出。

  這一拳蘊含陳默生平所有的力量,幾乎在一霎那之間,陳默感受到身體空虛,臉色都蒼白無力,但是他的拳頭卻是無比可怕,抽動周天氣勢一般,拳風驚人,涌起狂暴滾滾的罡氣,瞬間和黑山老祖的大刀發生相撞。

  轟!

  巨響震蕩,長空之上的兩道身影瞬間被氣浪覆蓋,一瀉千里的氣浪席卷八荒,浩浩蕩蕩,奔騰而去,楊鼎天和衛穆兩人紛紛伸手抵擋,結果卻被氣浪狠狠撞擊在身上。

  瞬間,兩人都跌倒在地,但是他們的一雙眼睛依舊盯著長空。

  但見,氣浪仍舊在噴發,陳默和黑山老祖的的身體顯得模糊不清。

  嗖嗖嗖!

  與此同時,一道道身影彌漫而來,正是無道和劍山門主這些大人物,他們的身體在不遠處停留,然后抬頭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怎么回事?”劍山門主愣著臉道:“看樣子,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陳默和那位強者很有可能兩敗俱傷。”

  說完這話,劍山門主的目光瞥一眼無道。

  頓時,無道會意。

  陳默如果真和黑山老祖兩敗俱傷,那他和劍山門主自然會出手,將黑山老祖和陳默都擊殺,這樣才能穩定他們的地位。

  隨著氣浪散去,陳默和黑山老祖的身影呈現出來,黑山老祖頭發蓬松,滿臉污垢,衣袍都破碎開來,雙手僅是持著刀柄,刀身已然潰散開來,他一雙眼睛盯著眼前的陳默,有氣無力道:“陳默,你我一招已過,勝負難分,所以這是公平戰,不算違背天道契約。”

  黑山老祖的意思,已然很簡單。

  只要是勝負不分,他和陳默就不用遵守天道契約,那么也不會受到天道的擊殺,反而因此,以后還有機會繼續戰斗。

  而陳默聽了黑山老祖的話,臉色更加蒼白,就在剛才他抽動全身所有的力量,再使用一滴精血,基本上陳默已經沒有戰斗力,身體僅憑一口氣屹立空中,非常吃力。

  望著黑山老祖,陳默沒有說話。

  在這個時候,陳默害怕暴露自己虛弱的事情,引來別人的追殺。

  一時間,氣氛寂靜下來。

  所有人都按耐不住,快要蠢蠢欲動,他們都看出陳默虛弱不堪的模樣,這個時候不殺陳默,更待何時,而且黑山老祖同樣身受重傷,他手中的刀柄就是最好的證明。

  黑山老祖眼內靈光一閃,忽然冷笑道:“陳默,既然咱們沒有分出勝負,又身受重傷,所以,我覺得應該擇日再戰,不知道你覺得如何?”

  身受重傷?

  擇日再戰!

  黑山老祖的一番話,徹底讓劍山門主肯定心中的想法。

  當即,劍山門主和無道的身影率先沖向陳默,其余人反應過來后也尾隨而來,直接將陳默包圍,顯得水泄不通,無路可走。

  而黑山老祖,并沒有人包圍。

  因為他們看得出來,黑山老祖和陳默有仇。

  看著陳默,劍山門主冷聲道:“陳默,你可知道,我一直很想殺你,但因為我實力不足,所以才會對你虛以委蛇。”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