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峨眉傳 > 593
  就在幾人將要被吸往谷地時,一青衣男子從天而降,以劍刺入石巖之內固定住。男子就這樣一手抓著劍柄,一手抓著將要被吸走的深深,而深深也是抓住身旁的伙伴,就這樣眾人掛成一串懸在空中。

  幾人稍稍穩定下來時,深深才發現拉著自己的青衣人竟是前兩日遇見的那人,這時從風口又是鉆出無數的妖族靈氣,一張張充滿邪氣的臉,猙獰的向幾人撲來。

  邪靈夾雜著嘈雜的嘶啞的聲音不斷攻擊著眾人,只堅持了片刻的時間,幾人就被卷進風口當中。

  等再度恢復視覺時,卻發現自己已經在谷地的中心處,身旁都是濕裸的空地,一塊一塊的白骨堆積在一邊,幾人不自覺的靠在一塊,等待著即將面臨的未知危機。

  林染靠著青衣人問道:“你怎么會在這?”

  “我從玉珠峰下來就看見你們往峽谷走,本想阻攔你們進來卻被人攔下,直到你們走到峽谷口那人才放棄糾纏我,等我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青衣男子盯著四周警惕的說道。

  “我們也是被人指引才進來這個地方,這是哪,昆侖山怎么會有這種地方?”林染問道。

  “此處就是昆侖山的地獄之門,之前一直是被封印不讓任何人靠近,我一路趕來發現布置的所有禁制都被破壞,就明白是有人故意引你們進來。”

  “地獄之門?”林染幾人皆是疑惑。

  “相傳此處是昆侖先祖和妖族大戰的地方,此處留有無數妖族的骸骨,常年累月積攢了濃厚的怨念,但凡靠近的人都會被怨念吞食,所以此處被封印住不讓任何人靠近。今日你們能進來怕就是被妖人引進來的。”青衣男子答道。

  “明知是險地為何還來救我們?”深深站在幾人的另一邊,一臉好奇的問道。

  “雖然你們幾人不討人喜歡但畢竟大家都是修道的同門,我不能見死不救,原本以為靠自己就能拉住你們,沒想到還是一起跌進這地獄之地。”青衣人深吸一口氣又說道:“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此地兇惡無比,要單打獨斗恐怕我們都出不去,只有一同結陣按照八卦七星的陣法,找機會慢慢往谷口處靠近。”

  “好。”眾人一口同聲。

  “在下昆侖九方堂顏赫,此次如果大家能安全出去,可要請我吃飯了。”

  地獄谷內潮濕的環境下,使得這里的氣溫似乎要比外界低上許多,而看似平和的環境下卻不知正在運量著什么,幾人站在七星的方位上慢慢向峽谷口挪去。

  “慢著。”顏赫像是感覺到什么突然喊了一聲。

  谷地此時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不斷有白骨從地下鉆了上來,慢慢堆積成一個個骷髏模樣,骷髏撐開土地越聚越多。

  “小心。”

  白花花的骨架對幾人形成一種合圍的態勢,在將谷口完全堵死之時,便瘋狂的向幾人撲去,每只白骨骷髏都手握一柄銹跡斑斑的大砍刀,看似笨拙的骷髏妖物行動起來十分敏捷,一同奔襲的場景竟也是氣勢磅礴讓人心生畏懼。

  “沖襲的時候第一波的破壞力最為強大,而之后的攻擊力便會減緩下去,我們只要擋住第一波的攻勢,后面就會好應付了。”顏赫雙手握住自己的佩劍抵在胸前道。

  “有意思,你的兵法看來學的不錯。”張奕走到身旁也是架起吟嘯劍說道。

  林染和湯懷也是并肩一同御劍,展眉和清水劍在兩人的操縱下直接飛入骷髏大軍之中,瞬間挑落數十只骷髏骨架,一時間都是白骨紛飛的景象,只是骷髏妖物何止成百上千,這種攻擊并未對其有實質的削弱。

  顏赫將長劍直直的插進面前的土里,雙手微張在雙眼旁凝聚眉心的靈力,等到靈力匯聚成實質的模樣時便將其注入劍中,頓時身前的土地像是燒開的水花,聚成毛刺的樣子狠狠的刺向前方,阻擋住即將沖到面前的骷髏妖物。

  張奕直接舉起巨劍高高躍起跳進骷髏群中,吟嘯劍在灌入磅礴的靈力時揮舞起來兇狠無比,左劈右砍之時成片的骨架紛飛起來。顏赫也是拔劍跳入白骨的海洋里斬殺起來,手中的長劍依然盤附著金龍,每次揮舞時金龍都會短暫的離開劍身自己去吞噬妖物靈性十分。

  如此廝殺了一個時辰,六人都是吃不太消起來,骷髏妖物雖然倒下,可自己卻能再次組合起來,即使使用五行術將其燒毀,這些妖物也能將其附于其他骷髏身上增加力量,所以隨著時間推遲這些妖物就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不僅骷髏妖物難以解決,眾人還發現這方天底下靈力運轉越發困難起來,一種窒息的困頓感直逼靈臺,這樣下去幾人必將葬送于此。

  骷髏妖物不斷壓迫幾人的活動范圍,眾人解決不了只能不斷后退直至退無可退,六人背靠著石巖不斷抵擋著劈砍過來的刀斧。

  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死亡谷底的上空突然雷云密布,密密麻麻的電流穿梭在云層,匯聚在幾人頭頂之時積起了厚厚的電磁場,而幾人腳下的濕稠土地也是慢慢變成沼澤泥潭,困住大家的雙腳不能動彈。

  如此險境下大家都感到一絲死亡的感覺,應接不暇的刀斧和即將劈下的雷電,無論哪一個都是不能承受的。

  峨眉群山腹地之中有一塊位于高山區的小平原,平原之上常年四季如春晴爽舒適,相傳百年之前就有仙人在此結廬修習,并且修種各種珍奇藥草,后人取其名叫長生坪,而坪上的草廬就叫長生廬。

  每一次的氣宗課之前殿教都會讓所有的弟子冥想,觀想道法自然修行自我根基,道家講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氣宗修行更多在于求真的道路上不迷失自我,首先相信自我,然后再去崇敬祖師。

  “相傳不周山往北就是岳崇山,山下有水,名曰泑澤。岸上有一種名叫嘉果的野果,長得像桃子,樹葉又像棗樹,開黃花,花萼色紅,吃了這種果子可以消除疲勞,永不知疲倦;昆侖山上也有一種神草,名字叫薲草,樣子像向日葵,吃起來像蔥,可以消除疲勞。”

  藥草廬的欒靖殿教是位道骨仙風的花甲藥師,學童們就圍坐在長生坪上,欒殿教隨手折下一只仙草微笑道:“這就是薲草,是先前從昆侖山借種過來,你們腳下的藥廬便是這世間最珍貴的寶地,奇花異草無數即便是最稀奇的草藥都有栽種。”說道這臉上似乎多了幾分得意。

  “聽說這里大部分的草藥都是欒殿教從各處采摘回來的,這位老藥師可是了不起的任務。”梓鳶從草蒲中摘下一顆花枝,遞給身前的林染道:“你嘗嘗。”

  花鼓的葉子像油葵,莖稈紅色,看起來就像禾苗一樣挺拔秀麗,林染摘下一片花瓣放進嘴里細細咀嚼,細微的薄荷涼意通透全身,瞬間感覺心意平靜淡然如水,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自然微張,甚至能感受到幾里之外的溪水潺流蟲鳴林濤。

  “這是什么?”林染心下大好歡喜問道。

  “這叫忘憂草,吃了可以舒緩百骸暢舒心扉,你感覺怎么樣?”

  “好極了。”

  下了草藥課,欒殿教布置每位弟子去采摘盈惑草,哪一位弟子采集的最好將會獎勵荀草丹兩枚,這個消息一出所有的女生都是炸了開來。

  林染不解一臉疑惑,“荀草丹又叫美容草。”湯懷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還未下無相峰顧靈深和梓鳶就攔住了準備下山的三位伙伴,深深把想法一說希望三位男生一起去尋找盈惑草,張弈剛想說什么深深一眼就瞪了過去,生生把嘴邊的話壓了下去。

  “大家肯定都會去藥廬那里的草藥最多”深深拉著梓鳶盤算著小九九。

  “你知道還往山下走”幾人沿著石梯正往山下走,張弈不理解這個嘴上說著草廬卻一直帶著他們往山下走的奇女子。

  “既然大家都會去藥廬,欒老肯定不會在那里栽種的,所以我們不能跟他們一樣犯傻去那,既然這樣”深深說道一半頓了頓,轉身看著身后幾人。

  “我們不如去林海深處找找?”

  “不可以峨眉山明令禁止學童去林海深處。”湯懷第一個拒絕了這個提議。

  峨眉山雖說是道家修習千年的場地,但是山間也常有妖物徘徊,峨眉山在各處通道布下結界,使妖物不得進入保護修行弟子安全。但林海深處環境特別,更加適合這些蟲草植物生長,林內的草藥也要比外借更加豐富。

  “哼~湯懷我們這里五個人,你一個人說不去有用麼,我們現在投票要是不去的票多我就認了。”顧靈深也是不服氣的嗆道。

  “好啊。”

  “來。”

  “來。”

  “我們要去林海內摘盈惑草有誰贊成一起去的。”深深道。

  “一”

  “二”

  “深深大家都明白林海的危險,你就不要強求了。”湯懷看著其他幾人無動于衷松了口氣道。

  “三~”

  還未數完梓鳶和張弈就跳了出來,同聲道:“我同意。”

  “你們?”

  “湯懷你可要說話算話啊。”深深高興差點蹦起來,穿過幾人往上跑了幾個臺階叉著腰居高臨下的說道。

  湯懷看著梓鳶和張弈有些發怒道:“深深這樣鬧你們也陪著她鬧,林海內部你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么,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岔子我們可能都回不來了。”

  “湯懷你也別太大驚小怪了,氣宗的人不每年也會去里面采藥的嚒,也沒聽說有誰沒回來啊,你就放心吧我們注意一點,有什么風吹草動的我們立馬就撤不會有事的。”張弈也是站到深深旁邊開始幫襯起來。

  “湯懷你放心我們還有蘇師伯的傳信笛,只要吹響師伯就能趕過來,放心吧我們也不會隨意冒險的。”梓鳶看了看顧靈深搖了搖頭示意她別太得意,又看著湯懷勸解的說道。

  看著身前身后的幾人湯懷也是沒有辦法道:“雖然有蘇師伯的傳信笛,也不可以小覷這片林海,進去后也要萬分小心,必須”

  話還沒完深深就拉住湯懷的胳膊往石階外跑去。

  “知道啦,知道啦,湯媽,進去都聽你的,都聽你的。”深深見松了口立馬拉著湯媽往林海內跑去。

  “你們兩還愣著干嘛快跟上啊。”張弈也是哪熱鬧往哪鉆,沖著梓鳶和林染說道。

  兩人互視一笑也跟了過去。

  “這傳信笛是什么?”

  “傳信笛是峨眉山的聯絡之物,每一種不同的笛子有不同的意思,蘇師伯給的這只是一旦吹響就能感應到彼此位置的引笛,只要我們一吹響師伯就能找到我們,傳信笛十分珍貴且用了一次便不能再用,我們手上也只有一只,師伯是怕我們幾個遇到危險才留了給我們傍身。”

  “這樣,看來師伯真的對我們很好了。”

  “這是自然。”

  這猛虎下山的威懾,瞬間就把在場的所有人給震驚住,只有湯懷一人,依舊屏氣凝神看著這金印獅子槍法迎面襲來。

  此時湯懷也不施咒阻擋,只是緩緩閉上雙眼,細細感受這天地間的氣脈。

  只見其一手劍指指向眉心,一手劍指指向清水,慢慢調動起渾身的氣機,攜靈臺洶涌噴薄而出的靈力,至清水劍上。

  當清水劍懸空而立,停在胸前之時,湯懷雙手一分,便化出數把清水劍影,劍影夾雜著寒霜之力,短短數秒又演變出了千百把利劍。

  看著金印獅子槍法襲來,湯懷指尖便向其一戳,頓時千百寒霜之劍便于其撞擊在了一塊,長槍少年也不躲閃,硬挺著槍身就與湯懷正面沖突起來。

  金印獅子槍法果然霸道無比,數百把的寒冰劍與之交集上,卻都被瞬間摧毀,冰劍粉碎化作漫天冰渣,在金印獅子的罡風下飄灑的到處都是。

  寒氣氤氳,就在眾人以為括蒼派的少年即將贏下比試的時候,金印獅子槍法的速度忽然遲鈍下來,連帶著括蒼派的少年,慢慢結出了冰霜,只是幾陣呼吸之間,便像是一個被冰凍住的獅頭,掉落在梅花樁旁。

  大家伙還來不急驚嘆這極速的轉變,那個使劍的少年,便已收起長劍,跳進人群中離去。

  峨眉傳

  峨眉傳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