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片瓦洛蘭廢土 > 第三十七章 周父的邀請
  走出飯館大門,白玉龍感到有些暈眩。

  八月正午毒辣的日光照在身上,讓人渾身虛乏,來自心臟的疼痛感也越來越明顯了。

  見他揪著左胸,黑老七緊張的道:“四哥又疼了嗎?我們趕緊去找醫生吧!”

  “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已經去過那么多醫院了,我也看開了,要不是大哥堅持,我是連岸都不會上的。”

  白玉龍面色平靜,但額角微微跳動的青筋還是顯示著,他正受著痛苦的折磨。

  “四哥千萬別這么說,王直海賊團的人不是說了嗎,在寧海吉北縣,有一家索亞男子生殖健康醫院,這家醫院雖然叫做男科醫院,但實際上對于外科手術也非常精通,在這一帶海域非常有名。”

  其實黑老七自己也不是很相信,四哥那連魔都、上京的名醫都束手無策的頑疾,在這種三線城市能得到治療。

  無非是死馬當成活馬醫罷了。

  哎,四哥人中龍鳳,卻換上了這樣棘手的疾病,真是天妒英才啊!

  咦?

  腦后嗖嗖的風聲是怎么回事?

  為何忽然感覺臀部有些異樣的快感?

  不過這種快感好像在放大,有些超出極限了!

  “嗷”

  忽然,前一秒還在為四哥病情擔憂的黑老七,撅著屁股,發出了一聲慘絕人寰的嚎叫。

  經歷了并不愉快的插曲,同學們也沒有了繼續吃飯的興致,聚會也就此結束。

  郭鼎雖然好像隱約聽到了某些嘶嚎聲從遠處飄來,但也沒太在意。

  他玩蒙多丟菜刀,用的一向是隨緣刀法,十Q九空。

  剛才距離那么遠,郭鼎又沒有刻意瞄準,想來也是射偏了。

  只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嚇嚇那個黑又硬,讓他知道老師這種生物也不是好惹的。

  這種粗魯的廝殺漢,一看就沒有受過基礎教育,完全不懂得老師丟粉筆頭的恐怖,所以今天郭老師心善,給他上上一課。

  這樣想著,郭鼎也就不再去管這件事了。

  周小菲拉了拉他的衣角,臉上有些為不可查的紅暈:“郭老師,下午有事嗎?我老爸想找你下棋”

  “下棋?”

  郭鼎以為自己聽錯了,為什么一個只見過兩面的腎虛大叔要找我下棋?

  “嗯是我之前有提起過,你在大學的時候是棋牌社的干將”

  “鄙人確實是社團干將沒錯,可我擅長的是炸金花啊”

  “但我覺得炸金花沒有下棋有格調,所以”

  周小菲拉著郭鼎,一邊帶路,一邊低頭看著涼鞋前露出的腳趾。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一會你隨便敷衍一下我爸就可以了。”

  “哈?剛才是誰說,她的老父親得了不找人切磋棋藝,就會死的病的?”

  當然了,周小菲的原話肯定不是這樣的,不過郭鼎總結了一下,意思并沒有變。

  周小菲白了他一眼,氣鼓鼓的不說話了。

  上次來周小菲家,如果說郭鼎一點都不羨慕那鬧中取靜的花園洋房,這當然是騙人的。

  雖然不至于自慚形穢,但郭鼎覺得,擁有這樣住所,恐怕是一輩子難以企及的目標。

  不過這個時候再來看這套別墅,郭鼎橫看豎看都覺得有些狹窄。

  算上傭人的份,人均才一百平不到?

  這能住人嗎?

  周父似乎是一早就在等待女兒和她朋友的歸來。

  他依舊躺在院子里的樹蔭下,隔著圍墻的柵欄第一時間看到了牽著郭鼎的女兒,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可能是八月的天氣實在太過炎熱,周父這次終于沒穿他那件毛線背心了。

  而是換了一件格子樣式的長袖針織衫,配合著厚厚的眼鏡,清瘦的身材,一股弱之氣撲面而來。

  “小郭老師,好久不見,快點進來坐坐。”

  周父依然是那么熱情,起身將郭鼎一直迎到了屋子門口。

  只不過在轉身開門的時候,他的右腳絆在石階上,整個人仰面撲街。

  還好郭鼎又一次及時把他拉住了。

  這一方面是郭鼎反應力已經變快了一些,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周父撲街的速度較慢。

  就是那種身體前后搖擺,雙臂一百八十度來回揮動好幾圈,要撲街但又在掙扎的那種動作。

  “多虧了小郭老師,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可靠。”

  周父拿著絲帕擦拭眼鏡,瞇瞇眼打量著郭鼎,露出贊賞的微笑。

  作為主刀醫生,這樣的人格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郭鼎心中為那些周父診所的患者們默哀。

  果然如周小菲所說,要不是爺爺留下了龐大的遺產,他父親早就把這個家賠光了。

  周小菲家中裝修得非常溫馨,據說是她那個藝術家母親親自設計的。

  周父端來兩杯紅茶,然后微笑著道:“小郭老師,我聽小菲說,你會下棋?”

  “略懂略懂。”

  喝著上等的紅茶,郭鼎無奈的在心中嘆了口氣。

  如何才算是虛度人生呢?

  沒有比和腎虛大叔下幾個小時棋更加無聊的吧?

  “那可太好了!”

  周父搓著手,將矮幾上的紅茶一口干掉,“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

  郭鼎一頭黑線,誰要和你VanVan啊,你給我滾啊,腎虛大叔!

  但周父根本沒有注意到郭鼎的表情,興致高昂轉身從櫥柜里拿出了一個盒子。

  “你說的下棋,是說這個?”

  看著周父攤在茶幾上的跳跳棋,郭鼎陷入了沉思。
重庆时时加减算法